南宁建筑行业新闻中心

Construction industry news center
首页 >> 建筑科技

广州限购令实施两年炒房客抛售住宅转向商业

来源: 2018年08月04日

广州限购令实施两年 炒房客抛售住宅转向商业地产

今日,便是广州市限购令正式出台实施两周年的日子。两年来,市郊的房价出现了一定的波动。在限购二周年系列策划之二购房者篇呈现了刚需客、换房者和炒楼客三个不同群体的行为差异:购房者的购房选择发生了重大转变,大量刚需客,将目光从市中心,转向远郊出手购房;改善型买家一改此前只买不卖的行为,开始明智地卖小而买大;而投资客,更是纷纷套现住宅,转战商铺。

故事一

刚需客苦等数年 限购后入市南沙

程放是个典型的刚需客。从2008年开始,她便开始辗转于各大楼盘之间,希望选得一套心水的婚房,可是房价却节节攀升,限购一出,第一个想法肯定还是希望房价能跌,但对于房价是否能跌到可以接受的程度,心里根本没有谱。

程放告诉,自己2008年时曾想入手位于金沙洲的中海某楼盘,当时每平方米价格只有不到3000元,就是觉得有点远,犹豫了一下,没买,很快那个房子就涨到每平方米万元以上了。

限购后一段时间,她发现,市郊的楼确实开始悄悄降价了。

2011年,由于工作关系,程放去看了南沙某楼盘,从琶洲坐地铁过去,50分钟,没有想象中远。售楼小姐告诉她,她看上的单位开盘价大约为每平方米7500元,毛坯交楼。她有些动心。没想到等到开盘时售楼小姐告诉她单位价为每平方米8000~9000元,她愤而离去。

虽然没有买成,但是我对于南沙的印象却好转了,地铁通了之后到市区还比较方便,而且环境非常好,不拥挤,未来的规划也不错。而最关键的是,价格只有市中心的三分之一,让她十分满意。

此后,南沙的楼盘价格在限购的影响下,出现了一路下行。今年年初,她又接到了之前南沙那楼盘的销售信息,这次,楼王单位的楼价已降到了每平方米5000~6000元。

跟着投资客出手南沙

程放说,五一期间,在南沙看房的人慢慢多了,大家有点抢房子的感觉。在地铁口,她看中了一个大盘叫南沙滨花园,7500元的均价带装修,我和老公头脑一热,就下了定金,买了一套140平方米的大房子,总价也才100万元。

现在看来,程放的出手无疑是踩准了点。她告诉,现在她的房子如果转卖,单位市价已经上到每平方米1万元,南沙好些盘一开卖就卖光了,大部分都是投资客。

但自住客程放还是有着隐忧,南沙离上班的地方有点远,我打算还是在市区租房,让父母和孩子住在南沙,我和老公周末回南沙一家人聚一下,只能这样了。

故事二

换房族遭限购降价卖房凑首付

杨先生是个典型的换房族。此前,单身的他颇有投资眼光,先是一次性付款买了一套小小的楼梯楼用来放租,再按揭了一套小复式单位自住。随后,他恋爱成家,准备置办婚房。

晚三天送审撞上限购令

2010年9月份,我定下了一套不到100平方米的三房单位,成交价格120万元。因为此前我没有公积金贷款的记录,按照原有的政策,我是首套房单位,享受首付三成的优惠。杨先生回忆说。

万事俱备,就差贷款送审。杨先生说,中介本来打算10月15日去帮自己送贷款材料,但是当天有事情耽搁了,拖到了18日送材料。没想到,三天之差,他便牢牢地被限购令限死了,公积金中心给我的回复是,按照新政,我现在已属二套房了,首付要多付两成,贷款利率要在公积金利率上上浮10%,听到这个,我懵了。

合同已经签了,首付也已经交给了卖家,这个时候要退房显然不可能,但是如果要买下这套房,需要多付24万元的首付款。

卖房凑首付庆幸买得早

杨先生告诉,由于首付加各种费用,已经基本清空了他所有的存款,他只好把自己放租的小房子卖掉,当时那套房子的市价在30万元左右,我因为急需用钱,只敢报价28万元。

现在回忆起来,杨先生有些庆幸。他表示,两年过去,自己当时120万元购买的小三房已经缓慢爬升到了150万元以上,我不是炒房族,现在投资渠道都不太好,卖了那套一直房租的小复式

广州限购令实施两年炒房客抛售住宅转向商业

,拿回来的钱也不知道该去做什么。同时,他还担心,卖了房子之后,万一再需要买其他房子都是二套房的待遇,高首付高利率,还要付高额税款,折腾起来太贵了。

故事三

炒房客抛售住宅转向商业地产

美籍华人李先生退休后回老家广州休养,顺便把手里的闲钱做些投资。此前,他最爱投资的是小户型住宅或者公寓单位,限购后,他开始陆续抛出住宅,把闲钱转移到铺面和环境能源项目中去。

市中心公寓涨幅受限

限购前,李先生手上已经有数套住宅。荔湾区有好几套住宅,在自己居住的海珠区也有两套公寓投资。他偏爱市中心商务配套齐全的小户型或公寓单位,精装收房之后,一边出租一边等升值。但是限购政策落地之后,他发现,这些高端公寓的市场价一下子停止了上涨,甚至出现了微微下降。

拿我住的珠江新公寓来说,我2008年买进来的价格不到1.9万元,2010年中旬,已经可以卖2.5万元了。可是,过了年之后,中介给我的报价一直在这个价格上下浮动,没有再涨。

因投资回报率低抛住宅

从2010年年底,李先生身边比较敏感、喜欢快进快出的朋友就已经纷纷抛售住宅转投商铺,他也开始在商铺上频频小试身手。但是,并没有舍得放弃自己的住宅物业。直到2011年年底,他发现住宅市场确实微有降幅了,而房地产调控还遥遥无期,正好之前投资的一个环境能源项目要追加投资,我想干脆还是卖了吧。2011年10月份,李先生开始抛售自己在广州的物业。并不太好卖,看的人多,买的人并不多。不过,他还是陆续脱手了大半。

而对于如今住宅市场的重新红火,他对其有着自己的判断:住宅方面由于调控遥遥无期,后市走势难以判断,而从租金的回报来看,投资商铺的回报率更高,但是升值方面更需要考察投资者眼光和敏锐度。我觉得我投资的商铺和商业项目回报还不错吧!暂时不考虑回归住宅市场。他笑着说。

数据

市中心量缩价挺

郊区县量增价平

从易房产监控阳光家缘的签约数据中可以发现,从2010年至2012年,全市的房价依然在小幅攀升,全市均价两年涨幅为6.4%,可见限购令确实在一定程度上拖住了房价上涨的步伐。

如果精确到每一个区县,就能发现,增城、从化、番禺等市郊的区县上涨幅度明显弱于中心六区,从化市的均价甚至低于两年前。而中心六区的房价依然坚挺,天河区2012年前10个月的均价较之2010年同期上涨了35.7%,而越秀区的均价也上升了31.3%。

与此同时,两年间,多条地铁线陆续开通或者开工,南沙、萝岗、新区的建设日臻完善,更多的刚需市民将自己的眼光投向了郊区楼盘,用脚投票。从成交量上来看,南沙区今年前10个月的成交面积为2010年同期的3倍,而番禺区的成交面积也增长了近五成。相应的,天河区的成交面积则比两年前下滑了一半。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