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建筑行业新闻中心

Construction industry news center
首页 >> 建筑设计

万达广场超高十层逼停航班绵阳机场日损失2

来源: 2018年07月27日

万达广场超高十层逼停航班 绵阳机场日损失20万

香港援建绵阳紫荆民族中学被拆一事已经沸沸扬扬,但是这波未平,那波又起。正是被拆除的这块地上修建起的绵阳涪城万达广场,其建筑最高点超出临近绵阳机场净空限制面和控制面,已经构成严重威胁航班飞行和机场运行安全,为保护航班乘客安全,绵阳机场夜间航班已经全部停运。

迄今,绵阳机场夜航停运已两个月有余,不仅给广大乘客出行带来不便,也给航空公司和机场造成重大损失。

夜间航班停运消息被封锁

可能绵阳大多市民都没注意到,曾经很熟悉的夜间航班掠过头顶的轰鸣声,已悄然无息很久。在赴绵阳的出租车上,当和师傅谈起夜间航班时,开车的师傅恍然大悟道。是嘛,晚上都很久没有听到熟悉的飞机声了。

作为普通市民,对飞机或许没那么多敏感,本是同行的航空公司应该了解此事,就在到绵阳之前,向国航西南分公司一位任中层领导的好友求证是哪一个航班最先发现这座超高建筑,迫使绵阳机场夜航全部停运到现在的消息,在中,听到的提问,这位朋友竟然惊讶地大声叫道:你们时代周报的消息也太灵通了吧,绵阳机场停飞夜航,成都和绵阳相距100多公里,我竟然一点消息都没听到。现在,我倒要向你求证

一座超高建筑,逼迫一个民航机场停止全部夜间航班,而且长达两月有余,在资讯极其发达的今天,按理说,这事应该不出一周就会传出来,但是接近70多天,连业内清楚此事的人,也不是很多,实乃咄咄怪事。

在绵阳机场,时代周报和负责接送乘客的民航大巴司机谈起怎么没有夜间航班的事情,心直口快的师傅就一句话:万达广场超高,飞机落不下来。

在机场出港大厅,大屏幕显示最晚一个出港航班是9C8902(绵阳上海),承运人是春秋航空公司,离港时间是19: 15。

春秋航空公司也是绵阳机场每天最后一个到港航班,它从上海到绵阳的落地时间是17: 30,一小时四十五分钟后,它再原路返回。

值班的一位保安告诉,原来最晚是23: 55从北京来的航班。现在,夜航全部停了,所以春秋的9C8902航班,就成了最后一个离开绵阳机场的航班。

绵阳机场是夜航停运的最大受损者,但是民航绵阳管理局发言人朱铮对的所有提问,只有一句话:我们领导正在和市政府有关部门进行沟通。当提出希望能见见负责处理此事的领导时,朱铮回答:领导现在不在。

就在发稿前,发短信至朱铮,希望她能提供最先发现超高建筑隐患的那个航班,5分钟后,这位发言人的短信回复过来,屏幕上只有两个字:抱歉!

在绵阳机场的官上,注意到,整个站对夜航停运没有任何解释,连相关部门发出的有关停止夜航的通报也不曾发布,以往的夜间航班时刻依然出现在航班表上。

一切都足以显示,绵阳机场和有关部门,都尽力把机场夜间航班停运,尽力控制在一个很小的范围内。

夜航班机停飞两月多

通过多方努力,时代周报还原出了夜间停航的隐情。

4月22日深夜,某航空公司一架航班飞临绵阳,准备降落。当这架飞机飞临绵阳机场并进入五边进近时,机长突然发现,一座巨大的高层建筑兀立在下滑线上

万达广场超高十层逼停航班绵阳机场日损失2

,挡住航班去路。正常降落被迫中断,这架航班只有选择紧急复飞,准备再次降落,但连续两次复飞,两次降落,都因这堆庞大的建筑挡住去路,而都没能成功。最后,该航班只有无奈地备降到另一个机场。

如此重大险情既不能隐瞒,又不能耽搁。备降后,该航班飞行员将绵阳遇险经历马上上报了其所在航空公司,该航空公司又迅速将此隐患转呈民航四川监管局,收到报告后,民航四川监管局高度重视,组成以分管领导带队的工作组赶赴现场查看,绵阳涪城万达广场项目超高,致使严重威胁绵阳机场飞行安全隐患终于浮出水面。

根据机场当局提供的西南勘察设计研究院测量报告,四川监管局进行了复核,复核显示,绵阳涪城万达广场项目地段位于绵阳花园路9号,正好处在绵阳南郊机场14号跑道五边下滑线下方,位于现有机场跑道北端只有2400米,绵阳涪城万达广场全部占地为113亩,已封顶最高为32层,其建筑物顶端和施工塔吊最高点超出机场净空限制面、控制面,已经严重威胁飞行运行安全。

那天白天的几个航班过来时,目视进近还算是可以,就过去了,但晚上它封顶后,视线受阻,就显得太危险了。中国民航飞行学院一位资深教官对时代周报说。

民航四川监管局综合处倪处长告诉时代周报,有足够证据证明,绵阳涪城万达广场项目和该建筑物区域规划未经民航行业主管部门净空限高审核,应该对绵阳机场停运夜间航班负全责。

倪处长告诉时代周报,依据《民用机场管理条例》和《四川省民用机场净空及电磁环境保护条例》,根据民航西南管理局领导指示和绵阳机场提供的超高障碍物的测量数据,民航四川监管局随即召开了局长现场办公会,进行专题研究,为确保机场运行安全,4月23日,下发了调整机场运行标准的紧急通知。

4月24日, 绵阳机场夜航全部停止迄今。

责令削掉10层

监管局叫停绵阳机场夜航,但涪城万达广场却按部就班封顶,而对民航四川监管局发出的夜间航班停航的通告,受损最大的绵阳机场只有忍气吞声而对跑道尽头2400米处的绵阳涪城万达广场建筑群无可奈何。按每个航班起降费4万-5万元计算,据估算,绵阳机场日经济损失将超过20万元。

分别到涪城万达广场和绵阳市政府采访,没有得到任何有价值的回答,只是私下中,一位经常降落绵阳机场的中国民航学院的教官告诉,涪城万达广场建筑群超机场净空限高达10层,绵阳市政府责令其削掉这10层。

刚封顶的楼群被削去10层,这似乎更是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问题。带着这个疑问,时代周报来到政府相关部门,但没有得到任何答复,只是私下中,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告诉:涪城万达广场超高一事暴露出来后,市政府方面责令涪城万达广场削去超高部分,达到绵阳机场净空要求,但令人没想到的是,涪城万达广场方面却将推到绵阳市政府这边,其理由是,涪城万达广场项目从设计到建设程序是合法的。现在项目已经封顶,却因机场净空限高出了问题。

据时代周报了解,如果32层高的涪城万达广场按机场净空要求削去建筑群超高部分10层,预计费用可能为2亿元,这还没有把其他损失包括在内。

在采访最后一天,在涪城万达广场售楼处,以购房者名义与一位售楼工作人员攀谈,见对超高建筑导致机场夜间航班停航会不会因此而削减楼层感到担忧,这名工作人员趾高气昂地告诉:你一百个放心好了,楼层不会削,机场为此已经改变航线了。见表示不解,这名工作人员转而又一副非常神秘的表情:看,这就是万达的实力,只有万达才会让一座机场改变航线!

发稿前,时代周报连线民航四川监管综合处倪处长,他告诉时代周报,绵阳机场即使现在是白天运行,现在进场和离场程序都改成单边了,也就是说只从一个方向起落,另一边完全不能使用。对于售楼处的工作人员告诉的机场已为万达改变航线一说,倪处长表示,迄今,全世界还没发生过机场因建筑超高而改变航线一事,相信绵阳机场也不会。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