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建筑行业新闻中心

Construction industry news center
首页 >> 建筑要闻

一如体玄兀尔忘缘姚仁喜的建筑禅意

来源: 2018年08月29日

一如体玄,兀尔忘缘——姚仁喜的建筑禅意

一如体玄,兀尔忘缘姚仁喜的建筑禅意

7月26日,台湾建筑大师姚仁喜先生走进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和UED大讲堂,将神态迥别、各臻其极的建筑作品与其深湛的禅学思想徐徐道来;并与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周榕教授进行了超越建筑层面的对谈。统治一切的不是内容,而是寻找内容的方式。大师年逾花甲却未目眊体衰,言谈谦和有致、未语先笑,偶尔的惊喜与随喜的亲切使一切显得分外恬淡。无著心与无碍慧不仅贯穿了他几乎所有的作品,也在讲座与对谈的始终汩汩流淌,如好雪片片,不落别处、灌人心田。让人于此中得大机趣,让人醒转,弥觉做建筑其实不难,难的是尺寸方丈之间的风骨,是否沉穆、敦厚、妍秀、轻盈。

姚仁喜先生带来的近年作品,皆与佛教相渉。

其一是圣严法师的水月道场,或称农禅寺。圣严法师并非想做一个传统宗教建筑,而是传递全新的禅宗精神的具有现代语言的建筑,他给出的也许是世界上最短的任务书,只有6个字:水中月,空中花。法师称自己在定中(禅定时)见过这个寺庙。农禅寺的圆柱与希腊神庙互呈妙趣,异曲同工。然而,雅典卫城的帕提农神庙感觉是举起来的,农禅寺却是放下了。大片水域和对称的倒影使其变得虚幻。光线穿过立面上镂空的《心经》和《金刚经》投进室内,内柱投射的光字在夕阳快速下落时,犹如西藏的转经筒。

其二是乌镇剧院。出于在如此小的镇子里盖现代剧院可能对当地环境产生巨大破坏的担心,姚仁喜先生提议建造一个背对背的剧院,这后来被赖声川导演喻为并蒂莲。两个椭圆形交叉,是一个较实亮体和一个较虚亮体的结合。建筑看似简单,如同姚仁喜先生所有其他的作品,将复杂的东西藏在了简单的表面之中。如:由于几何型的关系,每块玻璃其实不是平面,而是一个扭转面

一如体玄兀尔忘缘姚仁喜的建筑禅意

,每片玻璃分割时相差四度才能完成。

其三是故宫南院。故宫南院基本上是三笔画的书法,浓墨、飞白、渲染。浓墨,是典藏与展览的空间,因故宫不能见光;飞白,是结构外露的透明亮体;渲染,人们过桥,缓缓上升,穿过玻璃亮体,进入竹林,走过长廊,至玉展厅。姚仁喜先生很爱青铜,他用青铜做了数码设计。这个几何形式十分复杂的建筑,虽然看起来只有三笔,每一个段落却要解决设计上所有细节。外墙是用四种尺寸的圆盘做的数码青铜,每个盘子均有非常原始的向心圆造型。

其四是在建的五台山禅修中心。姚仁喜先生受邀于蒙禅庄法师,他来到五台山时,无人的山谷中杏花骤然盛放,实在是特别的缘起。无人的山谷给人一种苍茫的感觉,姚仁喜先生认为:人在宇宙中定位,只能用几何形,了解几何形,征服不了自然,本应以比较谦虚的心态,可是还是利用几何形,而不要假装不用几何形。他接受真实的状态,几乎是将一个方盘子丢在地上,让它破碎,尽管仍知它是方的,仍知这些几何形是无常所显现出来的状态。姚仁喜先生提及库布里克的《2001太空漫游》一片中十分神秘的黑墙,它在镜头中出现多次,最后有一个老人快要往生时在他的床头出现姚仁喜先生强调这是无法抗衡、却不得不做的一件事情。姚仁喜先生利用地形将方块套在其中,相当单纯,所有禅修房面朝中庭的杏树。

所谓得窍,仍在尽去怪诡而归于自然。

农禅寺完工后的状态出乎姚仁喜先生大师的预料,法鼓山的云十分漂亮、水面尤其清明、阳光特别制造出很多影子这些都超越了一个建筑师的想象,他不断强调这些不是自己的设计、而是自然的馈赠。《心经》投射出来的字不止是清晰,夕阳西下时由于太阳折射角度的变化,在圆柱上攒动的影子激似西藏的转经轮,这也在姚仁喜先生的意料之外,是自然的造化。

他言及凝心静性的道理,将水面喻为心境,心境平静,对外在世界的反映则会非常清晰。而心境的干扰来自于自身的执着、教育的限制、文化的禁忌、表现的欲望他认为,在建筑设计上,东方的传统是做不断的修为来净化内心,而不是不断创作从未有人做过的东西那是西方的做法。

建筑关怀的四个内容

一是对于在地性的强烈关怀,建筑体现了地点的精神,而不是像从别处空降的;二是对全球化的抵抗,手工的特质,手的大小决定了其能做的东西有它的限制,它的质感、尺度有其一定的道理;三是重视与文化、历史、个人的联系,也即人文关怀。为避免极端主义的产生,姚仁喜先生最强调的是第四点:要知道这一切其实是幻想,这是一个游戏,而不是一个真实存在的状态。

上一页12下一页

随机文章